第四章 默默关注(1 / 1)

“救命,救命。”

曲文玲一脸狼狈的拍打着水面,高声呼救道。

几个下人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这刚救了两个上来,怎么就又掉下去了。有几个水性好的家丁正准备再次下水时。

穆子明冷笑一声,声音不大,却足够清楚的传到在场每个人的耳朵里。

一时间,所有人都不敢动了,他们知道,这是少爷发怒的前兆。

“曲二小姐,这湖边可不比湖中央水有那么深,蹬着石头就能上来。”

穆子明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长发如泼墨般随意的散落在一袭袅袅的白衣上,只用了一条白色绸带束着,全身从头到脚散发着如千年寒玉一样冰冷的气质。

他这一开口,下人们就明白了少爷的意思,大家不约而同地退了一步,没人再敢过去相救。

“外祖母,您快回去歇着吧,我不打紧的。”曲文萱没想到表哥会如此配合她,心中不由得暗暗一喜。

待看到外祖母穆氏满脸关心的表情时,她突然又想到前世外祖母被气瘫痪的场面,只想快点把外祖母哄走,不让悲剧重现。

“萱儿呀,你刚刚说的可都是真的?”穆老太君急切的拉过曲文萱冰冷的双手,满脸悲痛,“你老实告诉我,你和你母亲在曲家是不是一直受着委屈?”

“外祖母,您放心吧,我和娘亲以后会好好的,绝不会让任何人欺负。”

曲文萱看着面前这个活了大半辈子的老人,一股说不清楚的热流袭上心头,她的外祖父外祖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平民,靠着征战沙场立功封将,忠厚老实了一辈子,没见过什么勾心斗角,也从不知人心险恶。

“祖母,有孙儿在,绝不会让人欺负文萱妹妹的,您安心吧。”穆子明走上前冲曲文萱相视一笑,贴心的安抚穆老夫人。

正在此时,曲文玲的小丫鬟粉依神色慌张的跑了过来,跪在曲文萱面前不停地磕头,“大小姐,求求您救救二小姐吧,二小姐今天和您一同出门,如果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老爷他不光饶不了我,恐怕您和夫人也会受牵连。”

“你这是在威胁我?”曲文萱冷冷的看了那粉依一眼,头脑中回忆起自家父亲,她的亲爹爹曲从文。

那个男人刚开始无权无势,不过是写得两篇好文章,就哄得母亲不顾家人反对同他私奔,这件事把外祖父气得不行,以至于和母亲断绝父女关系。

后来,曲从文在外祖父有意无意的提携下,谋得了一官半职,谁想他这就露出本来面目,立刻迎娶了青梅竹马的康姨娘,甚至把家中一切大权都交给了康姨娘。

若不是忌惮于镇南大将军在朝廷中的威望,恐怕曲从文他早就休掉了母亲,改立康姨娘为夫人。

曲文萱清楚地很,曲从文从来不喜欢她,他喜欢的只是康姨娘和曲文玲。正如粉依所说,今天曲文玲落水,自己肯定是要被问责的。

不过,曲文萱冷笑一声,她现在早已不是那个软弱无能的自己了,她要变强,要推倒一切重来。

让那些人再也不敢欺负她。

“你放心,妹妹她好得很,刚刚穆子明表哥也说了,这湖水很浅淹不死人,你若是不信,可以跳下去看看。”曲文萱伸手指了指湖面,目光真挚的看着粉依,一脸诚恳的说道。

“不,我不要。”

粉依连连摇着头,眼中露出恐慌的神色。

“那你就听好了,妹妹她是自己跳下去的,与我无关。而且她不肯上来是她的事,回头在老爷面前,就这样实话实说。”曲文萱说道。

“表妹,既然这个丫头这么担心主人,就让她去湖边看着吧。万一你那二妹妹遇到危险,也好有人搭把手。”穆子明温柔的配合着。

曲文萱愣了一下,随即缓过神来,穆子明这是在帮她拉人下水,毕竟曲文玲是安阳侯府二小姐,若是她真有个三长两短,不仅曲文萱自己要被责罚,就连将军府也不好交代。

如今让粉依在这里看着,既可以让曲文玲吃够苦头,也不至于有意外。

“就依表哥说的办。”

随着穆子明一声令下,粉依被押着跪到了湖边,一低头就能看见湖水中不断挣扎的曲文玲,但是她所能作的也就只有看着,将军府的下人完全不给粉依一点伸出援手的机会。

曲文萱心中忍不住为穆子明的所作所为点了个赞,这靠近岸边的湖水虽然浅,不至于淹死人。但是湖底石头众多,不仅难以站稳,反而容易伤人。

所以曲文玲只能一次次的跌倒、站起、再跌倒,在这失败与挫折中无尽的轮回。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穆子明,依旧保持着温文如玉的儒雅神色,脸上丝毫没有阴谋得逞的骄傲和冷笑。

曲文萱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这个剑眉飞扬,双目中如蕴含着潺潺春水,波澜不惊的表哥,思绪越飘越远。

要说之前她最不喜欢的是谁,那就是这个文文弱弱,容貌堪比天仙的表哥穆子明。过去曲文萱一直误以为表哥只是个窝囊废,没想到国难当头,率兵出征大获全胜的竟然是他。

只是可惜,在凯旋而归的途中,穆子明因为舟车劳顿突发重病,不治而亡。

临终前,穆子明还在病榻上写了最后一封书信,信中写明自己已经时日无多,乞求圣上不要再为一个死人歌颂功德,他愿意将所有的荣誉转给表妹曲文萱。

知道这个消息后曲文萱把自己一个人锁在屋子里,茶饭不吃,大哭了整整三天三夜。

也正是由于穆子明的这份乞求,圣上将国库中外邦进贡的珍贵的药材冰山雪莲赏赐给了她。不孕是曲文萱心中一根深深地刺,因为这点,婆婆从不对她好言相待,就连夫君汪俊熙也逐渐开始嫌弃她,起了再娶一房的心思。

一直以来,曲文萱都是一个人咬牙扛着所有压力,没有想到穆子明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

或者说,穆子明一直在默默关注着她。

最新小说: 御兽,我能合成万物 我在末世开宝箱 洪荒:我有一座无敌道场 武圣天下 御兽世界:龙骑士的崛起 我横推神话万族战场 我真不是绝世高人 一剑绝世 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 超肉太子:开局打造圣级镇妖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