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孽徒(1 / 1)

“我回来了。”门被打开,在玄关换好鞋,牧然一脸疲惫的走了进来,看着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坐在沙发上的师傅后,讪笑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把衣服放在了她面前,“师傅将就一下,待会徒儿再带师傅去买。”

连【女朋友】该穿什么尺码都不知道,又不肯打电话去问,鬼知道他刚才在一群碎碎念的妇女中是怎么熬过去的。

最后,想了一下……还是都买成了宽容的长裙得了,想来师傅也不喜欢穿那种紧身的裤子。

“无妨。”白歌轻轻的摇了摇头,就算穿着宽容的白衫,依旧是原本仙女师傅的气质。

淡然而自然。

她沉吟了一下,点了点头,“麻烦徒儿了。”

“不麻烦,不麻烦。”牧歌嘿嘿一笑,“在那边也多谢师傅的照顾了,师傅先去换一换,难得来到了这里,待会徒儿带你出去走走,顺便解决一下午饭,这里灵力无法使用,想来师傅应该也是饿了。”

他资质不好,能够踏入修炼,确实是多亏了师傅的照顾。

“师傅照顾徒儿本就是应该的。”白歌平淡的说了一声,拿起了那奇怪的袋子,犹豫了一下站了起来,向着刚才的卫生间走去,但走到一半时,却停了下来,“还回得去吗?”

“应该可以。”牧歌笑了一下,点了点头,认真的说道,“师傅请放心!”

说完。

看着轻轻【嗯】了一声,走进了卫生间的师傅,内心也松了一口气,躺在了沙发上,至少现在看来……还不至于太糟糕。

幸好来的也是师傅,若是其他人,亦或者敌人,不听话,出了意外,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然而。

突然。

“徒……徒儿。”一声软软带着颤音传来,不似那般平淡的冷艳之声。

【遇到麻烦了?】牧然疑惑了一下,站了起来,想了一会,便走了过去,看着卫生间,“师傅怎么了?”

是遇到蟑螂还是其他啥虫子了?

不可能呀!

师傅是仙子!

倾城绝颜的仙子,怎么可能怕虫子的?

正在他疑惑之时。

一只手。

如玉般白皙细腻的手,伸了出来,手上还抓着一个黑色的奇特东西。

“这……这个如何穿。”在牧然整个都愣住后,师傅那轻颤,仿若有些不好意思的声音再次传来。

“这……”牧然回过神来,讪笑了一下,看了一眼那支手,眼神显得格外飘浮,小声的说道,“就是这样,那样!”

“……”一阵沉默后,“何样?”

“我……”最后,牧然一叹,小心的接了过来,直接亲自在胸前,示范了一下,“就是这样就可以了,还有师傅要穿在里面的~”

话落。

又交到了师傅的手中,那只玉手微微一颤,仿佛碰到什么可怕的东西,被触电了一般,迅速收了回去,而牧然也松了口气,以为师傅明白了后,正要转过身回沙发上继续等着的时候。

“孽孽……孽徒!”一道轻飘飘,似嗔似怒似羞的声音传来。

牧然无奈一笑。

看来在这里,师傅也是挺紧张的!

没过一会。

换了一身清爽长裙的师傅也已经出来了,少了原本穿男士衬衫的家庭主妇味道,稍微保守一点的长裙,搭配上那女士的叠花衬衫,披散开来的秀发,也给人一种清爽现代女士的味道。

果然只要漂亮、气质好,不管穿什么衣服都非常的好看。

若不是自己阻止,刚才师傅还准备帮他把衣服洗了,看来……待会还要稍微教一下师傅现代一些常识才行。

洗衣服,用洗衣机便可以了。

额,当然也不知师傅下次还会不会来呢?

只见师傅坐到了沙发上,那轻飘飘的长裙似乎还给她一种不适的感觉,不停得扭着双脚,还用右手摆弄着长裙。

别看在那边也是长裙,但是长裙内穿的衣服还是挺多的。

因此,从师傅如瓷般白皙的脸上透出的淡淡红晕,就能看出她此时也有些不好意思。

牧然挠了挠头,似乎有些不知该从哪里解释才行,沉吟了一下,“那么师傅也已经知道这里不是九州了。”

话落。

白歌也停下了动作,正襟危坐,微皱起黛眉,那精致的脸上也带着一丝凝重与认真,点了点头,“嗯!”说完,沉吟了一下,清冷中又带着疑惑,“为师为何会来到这里的?”

她记得当日听说万森遗迹内的福地有助于开光境便想着带着徒儿去了。

徒儿虽然天资不……一般,但是也勤劳刻苦,作为师傅又岂能那般看着,然后,遭遇了埋伏!

有备而来的埋伏!

最后,因为敌人太多一不留神之间……徒儿好像直接护在了她面前。

想到这白歌脸上亦柔和了不少,轻轻说了一句,“下次莫要这般了。”

徒儿,还是好徒儿的!

不算是什么孽徒!

“正如师傅所看到的,徒儿一死就会来到这边的。”牧然嘿嘿一笑,说实话,当时知道也有种打游戏的感觉,接着又一脸严肃的说道,“至于师傅为何能来,估计便是徒儿的原因了。”

被一起带来的。

他仔细的说了一下自己的猜测后。

“……”白歌一愣,悠悠轻声一叹,自言自语道,“如此嘛?”

难怪有时在青竹峰中看不到他,有时又突然出现,若不是修为低,入不了禁地,也没其他古怪的地方,潭山门都以为他是哪里来的间谍了。

只是为何会如此?

穿越两界……能做到这般,估计传送中的仙都做不到。

她沉吟了下,看着面前与在青竹峰中不一样的徒儿。

“所以,为师还得到今晚后才能回去。”

话落。

她沉默了,牧然也沉默了,毕竟,如果真能成的话,为了回去到时候两人也得……

想到这,牧然赶紧尴尬的打了个哈哈,说道,“那师傅……我们要不先去吃饭?”

虽说渡劫期早已辟谷,食天地灵气便可,但这里没灵气,体内灵气也无法调动,所以,还得吃饭才行。

师傅脸皮薄,性子冷,若是自己不提,估计师傅是不会说的。

“吃完,徒儿便带师傅到处逛逛,看看徒儿的世界,就跟那日一般,师傅也带徒儿熟悉潭山门。”

他是高中时便能入梦的,也因此,在锻炼修仙后,虽然无法使用灵力,但精神也变得不错,后来考上了不错大学,出来做留学生,依靠一些曾经的记忆,让他赚了不少的钱。

话刚落。

白歌似乎也想起了当年那少年,轻轻一笑,自然而然的伸出了手,拍了拍牧然头,结果一愣……迅速收回,仿若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般,淡淡的点了点头,“麻烦徒儿了。”

“不麻烦!不麻烦!”牧然站了起来,既然师傅这般说,那就说明师傅已经饿了,虽然因为自由工作者,在家里的时间多了一点,平时若无事也会自己做饭,但……那只是平时而已。

就算现在想自己做饭,家里也没有食材,因此,待会出去吃完饭后,还得去商场一趟,买些东西,顺便再带师傅去买一下衣服。

现在师傅穿的……都是他匆匆忙让导购小姐姐挑选的。

低下头瞄了一眼,【很好,看来师傅有好好穿。】

只是或许是第一次,因此,师傅感觉有些不适,又不好意思在徒儿面前揉一下,所以,整个人扭来扭去。

动作幅度极其妩媚诱人,看得牧然鼻孔都有些热了。

应该是天气不好,有些上火。

赶紧扭过头,当做没看到。

“师傅,我们走吧!”

在玄关教师傅换了鞋,刚才他还顺便给师傅买了鞋,拒绝了导购小姐姐的高跟鞋推荐,选了舒适的女士运动鞋跟清爽的凉鞋。

但看样子似乎买得有些大了,待会这也得重新买才行。

一出门。

师傅看到那宽敞明亮的走廊也有些愣。

徒儿房子虽有些窄小,但看起来却是相当的豪华,通体明亮如瓷,还有那奇特的烛光,明亮如白日,所以……

“徒儿难道还是个贵族?”

“不是,就一普通人。”

遇到仙缘的普通穿越者。

牧然笑了一下,也没多解释,看着似乎因为来到了陌生地方,又没有灵力在身,显得有些紧张的师傅。

其实师傅应该还是挺强的,虽没有灵力,但常年修炼的身子素质可不一般,力气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上的。

因此,也不算是娇滴滴的美人。

只是师傅好像还没有发现。

在他走进了电梯,看着还愣在门口,眉间紧凑似乎有些犹豫的师傅,笑着说道,“师傅快进来。”

“此……”白歌皱着眉头看着那狭小的铁皮。

用如此多得铁制造一个盒子做什么?比刚才牧然他的房子还小。

这个世界奇特的房子?

“哦,师傅说这个吗?”牧然恍然的点了点头,“这个是电梯,能够坐这个迅速到下面,当然如果想走楼梯的话也可以。”

“迅速到达下面?此界的空间法器?”白歌凝重看着那盒子,片刻后,“为何无灵力的气息?敛息术?”

“额,这个是电梯并不是传送法阵。”

那个世界也有些空间法器、法术,比如常见的须弥袋。

稍微讲了一下电梯的情况,此时的师傅也已经在电梯里了,密闭的空间内,能闻到师傅身上淡淡的幽香。

轻轻淡淡,沁人心扉。

而师傅脸上似乎也有些凝重,一脸认真的盯着前面的……铁门上的倒影。

幽闭空间恐惧症?

当然不可能啦~

修炼时闭关的石洞也不比这电梯大上多少,估计是未知事物的谨慎吧~

电梯缓缓下落,不知过了多久。

白歌微皱黛眉,疑惑的看着身旁一直盯着她的牧然,“为何一直看着为师?”

“因为师傅漂亮啊~”

“嘴贫。”白歌淡淡一笑,摇了摇头,但也因那熟悉的嬉皮笑脸,让她内心轻松了许多。

微微一沉默,她轻声的说道,“徒儿?”

“嗯?”牧然疑惑的看着白歌。

“师傅,在这里就麻烦你了。”

“当然。”牧然又一笑,点了点头,“就让徒儿带师傅好好享受这一天吧!”

话落。

这时……门也已经打开了。

最新小说: 斗罗:从千仞雪陪练开始 人在雾隐村,从叛逃开始 海贼里面的美食家 原神之璃月奉香人 霍格沃茨之最强巫师 我这么作死,我容易吗 人在南天坐看万古 我在东京卖斩魄刀 在机器猫里的漫画家 刚刚穿越的我竟被九叔收为了僵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