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书 > 女生耽美 > 我家师傅来了 > 010你这个韭菜

010你这个韭菜(1 / 1)

夜。

吃完,洗漱完。

气氛又尴尬了下来,大抵是师傅刚刚批判完动漫,所以,脸一直很冷。

直到时间估摸着差不多后,一身淡蓝色睡衣的师傅还是冷着脸。

作为徒儿的牧然也是相当的头疼的,犹豫了一下,凑了过去师傅身边。

“师傅,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有的话,就直说好不好?

“没。”师傅脸虎虎的,冷冷的,果然没有了灵力,心境弱了不少吗?

“师傅,要谈谈吗?”

“不要!”

“那睡觉了?”

“嗯。”

轻轻一声,真是惹人心痒啊~

牧然关了电视,低下头看着师傅那丝质淡蓝色睡衣,婀娜的身姿顿时在这现代的睡衣中一览无遗。

丰韵、成熟。

师傅如果去上班的话……应该会成为职场精英女性吧!

那冷艳的脸以及丰韵的身材确实挺适合职业装的。

就是一起进房间……要知道平时他都是在房间里等师傅的,所以,今个儿有些怪怪的呀!

师傅脸虽然冷冷的,但也看得出她好像有些紧张。

三观被挑战了吗?

都说了换个电视剧看啦。

看动漫有什么好处?

根本没有任何的好处!

夜已深,同样穿着睡衣的牧然坐在床上,最后,犹豫了一下,直接窜进了床单里,撩起床被单,“师傅请!”

每天邀请师傅。

他也是不好意思的。

当然师傅只是为了回九州,那是师傅的老家,而自己……就只不过是一辆送师傅回家的车而已。

这样一想。

清清白白啊~

师傅轻轻的应了一声,修炼如此多年,她也没有整天爬上男人的床,没想到如今……真是造化弄人。

她低着头,枕着徒儿的手臂。

但一而再,再而三……

如今仿佛却没有一开始那般紧张了。

抬起头看着自己徒儿那闭着眼睛的侧脸……估计是担心自己不好意思,所以,直接闭上了眼睛吧。

白歌嘴角微微勾起,然后,也闭上了眼睛。

在这里睡觉。

真的挺舒服的。

……

早晨。

有一丝丝冰冷,直接让牧然给惊醒了。

也不知为何……在这里的师傅显得有些冷冷的,还是那边的师傅暖和啊~

直接掀起被子,也没有打扰到师傅,小心的向着门外走去。

果然。

最近师傅都喜欢上睡懒觉了。

在门外的牧然深吸了口气,整个人也顿时舒畅了许多。

还是青竹峰上的空气舒畅~

洗漱完,顺便简单吃了一点后,牧然也就下山了。

今日他还得去律峰一趟,明日就是怀师兄所说的辩护了。

那群家伙也真是的,既然想给郑谦一个机会,那就别弄得这般麻烦了。

就不怕自己这个愣头青,直接把他坑死了?

他认真起来,连自己的都怕!

刚来到律峰脚下……

说实话,如果可以他真不想来,毕竟,指不定就被那群执法队以左脚踏上律峰的罪名被抓了。

游渡是常客,他习惯了。

自己可还没有习惯呢!

无奈一摇头,正要上峰之时。

“牧师兄。”

一道平和的声音传来,牧然眉毛顿时皱了起来,转过头看着那来人。

顿时倒吸了口气。

鼻青脸肿,嘴斜眼歪,脸色发绿……

谁揍得?

下手挺狠的啊!

但牧然还是当做没有看到,微微一笑,“郑师弟,有何事呢?”

“师兄!”郑谦确实是个聪明的孩子,没有多言,直接硬塞了一个乾坤袋来,微笑的说道,“师兄懂得!”

“师弟这是做什么?收买辩护人是犯了大门规的。”

“师弟孝敬师兄的,怎么能说收买呢?牧师兄这话说的就有些不对了。”

“欸,不必如此,不必如此!”

“要得,要得!”郑谦嘴角一抽,看着直接塞进自己怀里的牧然,眼中也有些肉疼。

【这家伙真虚伪!】x2

“师弟的意思师兄明白。”牧然微笑的点了点头,“此事与师弟无关,师兄晓得很!要相信辩护人公正性!”

“那就多谢师兄了!”

“不必多谢,这是师兄的职责罢了。”

“要得,多谢师兄了!”

“都说不用啦!”

“要得!”

“不用!”

就这样……两人一推一笑,虚与委蛇之下,都说的是废话,其他的什么也没说。

最后。

牧然掂量着手上的乾坤袋,【挺有分量的】微微一笑,微眯着眼望着那郑谦离去的背影,“这个郑师弟,果真有意思啊~”

说完,吹了声口哨向着律峰上走去。

律峰乃潭山仙门执法峰,算得上是潭山仙门次一级法律部门,最好部门是掌门跟一众峰主执行审判。

当然若无什么严重事情,例如,什么欺师灭祖,认贼作父,背叛仙门……基本都由律峰执行便可。

潭山仙门内还是挺安静的。

牧然走上律峰,稍微一登记,便在那如针刺一般的眼神下灰溜溜的上山了,没一会,提着一叠文件,又灰溜溜的下山了。

实在待不得啊~

容易因为多看了执法队几眼,便被扣下来几晚,倒是想不到那游渡居然又来律峰了,听说是同门斗殴?

想起郑谦那虚伪家伙的脸,牧然顿时明白了什么。

敢去撬别的峰墙角,郑谦被打确实不冤啊~

反正游渡那家伙已经是律的熟客了,听说由于长期的诈骗案,现在律峰上都有一间属于他的临时牢房。

所以,去到律峰……那对于人家来说,根本就只是回到自己家罢了,问题不大。

随手的翻起了那叠文件,看着上面的文字,片刻后,他微眯起了眼睛,嘴角微微勾起,掏出了郑谦送他的乾坤袋,似乎想到了什么。

嘀咕了一句,“什么仇,什么恨呢?”

说完。

悠悠一叹,摇着头,向着前面走去。

与此同时。

另一边。

“听说了吗?明日辩会其实已经有人被收买了,还是某峰的首席呢!”

不少潭山仙门的弟子都小声地嘀咕着什么,甚至脸上还有震惊的模样。

“明日辩会不是只有主峰首席大师兄,跟青竹峰师兄吗?哪能收买谁?”

“谁知道呢?但我听说……青竹峰那师兄不是什么好东西,欺骗了白长老跟掌门被收为了青竹峰真传弟子,而且……每个新来的弟子听说都在山下被骗过了。”

“我也记得,听说那盲盒就是青竹峰师兄弄出来的,什么公平公正……其实里面躺着个人!骗我们的!”

“难怪我百连抽都没有抽到由器峰打造的上品法器火之高兴啦!原来是假的!”

“我倒觉得挺有趣的,里面还是有些有用的东西呢!”

“闭嘴,你这个韭菜!”

最新小说: 海贼里面的美食家 人在南天坐看万古 斗罗之魔眼 我这么作死,我容易吗 霍格沃茨之最强巫师 人在雾隐村,从叛逃开始 在机器猫里的漫画家 我在东京卖斩魄刀 斗罗:从千仞雪陪练开始 刚刚穿越的我竟被九叔收为了僵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