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书 > > 穿越之暴躁毒医不好惹 > 397 可以吗?

397 可以吗?(1 / 1)

“小恬恬,看端亲王的样子好像是准备了什么阴招等着你们,你可要小心点。等进了古墓,千万不要离我太远。”

易曜眯眼看着走远的端亲王,又转头关心路恬。

“你还是先管好你自己吧。”路恬笑着看向易曜后面。

“路姑娘,我家这小子性格顽劣,你可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我最近有空,一定好好管教他。”

易夫人笑着,和蔼可亲的跟路恬说话。手却自然的伸出,直接捏住易曜的耳朵。

“娘,能不能给我留点面子?小恬恬还看着呢。”

易夫人没有理会易曜,就像没听到他说话一般,脸上还是对路恬笑着。

路恬看了一眼表情扭曲的易曜,笑着对易夫人颔首,“无妨,易曜的性子本就这般。”

“好,那你们先忙,我就先带这小子回去了。”

“伯母慢走。”

“小恬恬,你竟然不管我,嗷!疼疼......”

易夫人母子离开,那边易芊羽看了云珟一眼,也没有多留。

“端亲王说那些话确实不会没有任何底气。不光进入古墓后要小心,最近几日也尽量避开吧。”

简寻看似在交代两人,其实这些话更多的是想对路恬说。

好在他们现在离得近,有动静的话可以随时过来。等进入古墓更是会时时刻刻在一块,如此,他也能放心许多。

“嗯,知道知道,有云珟在,放心吧。”路恬表示收下简寻的关心。

简寻脸上没什么变化,心里不觉失落了一下,随后颔首。

“剩下的事情交给玄恒他们就好,最近几日丫头好好休息。若是墓门打开,可能就很少有这般悠闲的时间了。”

为了避免再与端亲王发生冲突,他们也尽量少与端亲王见面。

“好,听你的。”路恬声音轻轻,顺着云珟的话道。

*

另外一边,易夫人拉着易曜的耳朵走出这些人的视线范围之后就松开了易曜。

“我说曜儿,那路恬已经是云珟的媳妇儿,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上赶着往前关心人家了?我这个老母亲在旁边看着实在不是滋味。”

易曜揉着自己的耳朵,“娘,大约十日前你还不是这样的态度。不是说不管我,让我自己去搞定吗?”

易夫人瞥了一眼自己的儿子,“那时候老娘我不太了解路恬,也不太了解路恬和云珟之间的感情。最近这段时间多多少少也算了解了他们两人。以我多年的经验,路恬是绝对不会喜欢你的。”

她对自己儿子是放养,更知道自己家儿子是什么性格。

平日里调戏调戏小姑娘,不正经的玩闹玩闹就罢了,都是些无伤大雅的事情。

只是,曜儿现在处处为路恬出头,甚至不惜得罪端亲王。

最主要的是,不管曜儿做了什么,做了多少,最后都不会得到路恬的认可与垂青。

加上他们是江湖人,如此掺和朝廷的事情也不妥。

最最主要的还是,这小子看样子是真的动心了。

别的事情还好,感情,绝对不能轻易触碰。尤其,路恬的身份还那般特殊。

“娘,我又不要什么回报,说不定......”

易夫人眼神看过来,易曜心虚的说不下去。

“哼!不要什么回报?”易夫人声音上扬。

“好,我当然还是希望小恬恬万一哪日被我打动了,然后就看上我了呢。”

“做梦吧你!路恬若真是那样的女人,你还会看上她吗?”

易曜蠕了下唇,带着几分轻叹,“应该不会。”

是啊,他心里明白,十之八九不会有结果。

但,喜欢了,不由自主,不受控制!

“知道结果你还不给我把心收回来,老娘真是白生了你这么一个儿子。”

“我说,娘,我喜欢一个女子,怎么就成你白生了我这么一个儿子?”

易夫人翻个白眼,“你自己想。反正,你以后给我收敛着点,尽量不要去过问路恬的任何事情,能远离就给我远离。老娘可不想看到你郁郁寡欢,借酒消愁的发疯样子。”

易曜自然知道自己娘是为了他,只是,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是自己能够控制的。

“娘放心,就算真有那个时候,也有人陪我。”

“你是说简家那个小子?”

“嗯。”

易夫人嘴角的弧度变了变,“你跟他可比不了。”

“为什么?”

“别问为什么,总之,你把自己管好了就行。你若是不听,等这次古墓出去,我就和你爹给你找个媳妇,押着你拜堂成亲。”

易曜不服的瞪眼,“说好的不管我这些事情,娘今日是不是吃错药了?”

“臭小子,老娘看你是真的皮痒了!”易夫人说着话开始撩袖子。

易曜看着,淡定的斜眼看着易夫人,脚下步子却在不觉间远离。

在易夫人抬手的瞬间,易曜如兔子一般飞速跳了出去。

“臭小子,跑的倒是挺快,你等我抓住你再说!”

易夫人也没有真的想打易曜,更多的是吓唬他一下。

“娘。”易芊羽从后面跟上来,叫了易夫人一声。

“嗯。”

“我看您说了也没用,曜已经把心放在路恬身上了。”

“无妨,我就是提点他一下,至少让他心里明白这些。”易夫人这般说了一句,随后视线落在易芊羽身上,“我发现你最近对那五皇子有些上心?”

易芊羽垂了下眸子,“我怀疑五皇子就是第一杀手渊阁的主子,江湖上传言的渊公子。”

“然后呢?”易夫人脸上透着精明,好像看穿一切的看着易芊羽。

“娘,您不用这般看着我。我承认自己对渊公子是有些不一样。但是,如果渊公子真的和五皇子是同一个人,我是绝对不会犯傻的。”

渊公子有江湖上的身份是不错。但,如果还有五皇子的身份,那他注定不会以江湖人的身份生活。

“最好如此。若不然,你可别怪我和你爹逼着你成亲。”

易芊羽拧眉,“娘,您可别这么做。不然,会闹出人命的。”

她不想嫁的人,若是娘真的逼着她嫁,只能算那个人倒霉了。

“怎么?你还能杀一百个?”

“那可说不准。”

“哼!一个两个都不省心,老娘真是上辈子欠了你们的。”

易芊羽看易夫人扶额,一副头疼的样子,嘴角抽了抽,“娘,您就像以前那样放手就好了,不用管我们。”

“你以为我真想管?要不是......算了,你们已经不是小孩子,有些事情,等吃亏了就知道了。老娘不操心。”

说完,易夫人嫌弃了看了一眼易芊羽,抬脚快步离开。

易芊羽看此,摸摸鼻子,什么都没说。

*

木门前每日都有新的粘钩送来,玄恒按照要求试着每一个粘钩的质量。

任何不合格的全都送回去重新做。

路恬和云珟在营地中呆了好几日都没有出门。

同样的,端亲王那边好像也为了避免冲突几乎没有出来。

准备东西比预想的时间要更长。

另外墓门正前方的很多树木也都要砍伐掉,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凑到一起就难免浪费许多时间。

最主要的一点是,那些闲散的江湖人自由惯了,很多人都不愿意配合,期间便闹出许多不愉快。

当然,这些小事情都不能引起路恬的注意。

“如今天气转暖,从山上往下浇的水和油只要把周围的土渗透,就会松软。同样的,也有可能会发生一些危险,让大家都注意一些。”

路恬看着桌上画出来的纸,上面是一些可能会发生的情况。

玄恒看了一眼坐在软榻上悠闲的抱着一本书看的自家主子,再看看书桌后面神色认真的卫来皇子妃,恭敬应声。

最近很多事情都是路姑娘在交代,主子完全成了一个甩手掌柜。

他们都知道现在这个主意是路姑娘想出来的,与自己主子无关。

有外人在的时候他们还掩饰一下,在这营帐内,几乎都是路姑娘说了算。

“粘钩应该差不多了吧?”

听到问话,玄恒回神,“是,基本都送来了。”

“其他事情都加快步骤。”

“是。”玄恒又看了一眼悠闲的云珟,抿唇,还是选择向路恬汇报。

“姑娘,这两日天象不是特别好,应该会下雨,不知道会不会影响到什么?”

“要下雨吗?”

一般春季雨水都很少,也不会下很大。不过,她担心的是万一下大了,他们从山壁上方倒进去的油很有可能会渗透出来。

如果流到墓门上面,那些粘钩就没有办法固定了。

“若是下雨,就在墓门顶端盖一层东西,也就是保证墓门上面不要有油,其他的都无所谓。另外,大家也都注意安全。”

“是。”

“还有别的问题吗?”

“暂时没有,属下去忙了。”

“嗯。”

玄恒转身离开,路恬又把桌上的东西翻了一遍,暂时没什么要交代的,便起身走到软榻边,看着云珟,倾身。

“五皇子大人,你最近有点闲,要不要给你找些事情做?”

云珟笑着对路恬摇头,“本殿什么都不想做,看着丫头忙活都看不过来。”

“哼哼~看我忙你还这么高兴?”路恬随手推了推云珟的心口,手被拉住。

云珟把手里的书放下,抿唇,“丫头,你这几日要不要往京城传个信?等一切准备就绪,咱们应该就会直接进去。那时候大约顾不上传信的事情了。”

闻言,路恬眸底的笑意缓了缓,“确实应该给我娘他们写封信。不过,我怕他们看到信之后会难受。”

“难受是肯定的,路家本就不希望你跟着来。所以,丫头要不要考虑......”

迎上路恬清清幽幽的眼神,云珟话锋一收,“我没想让你回去。而是希望你慎重考虑一下。若是咱们到了某处非常危险的地方,你答应我,退出来等我。可以吗?”

以前说过会让丫头一直与他在一起。其实,他更希望丫头能平平安安。

他有信心保护丫头,却不想看到丫头那么辛苦。

现在开启古墓大门的事情都是丫头在操心。

若是进入墓中,遇到一些情况,丫头肯定也会出面。

这个也是他不想让丫头跟过去的原因之一。

他不在意丫头是如何想到这些方法的,也不在乎。

但是,他没有想法,不代表外面的人也不会多想。

最让他接受不了的就是端亲王之前说过的那些话。

‘被妖邪之物附身’

虽然那日端亲王说完这话就被丫头骂回去了,后面也没有人再提。

但,若是在古墓中,丫头一次次帮着解决各种难题的话,这些事情难免会落到有心人眼中。

等以后走出古墓,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对丫头不利的荒谬之言传出。

他不信什么鬼神之言,却不能阻止悠悠众口。

他也深知,当一个人被妖魔化,不管有多少人护着,天下更多人是不会容下这样的‘妖魔’存在。

所以,之前答应丫头让她跟着去,在与端亲王动过手之后他又反悔的主要原因。

路恬看着云珟认真的神色,微微拧眉,“是因为端亲王那日说的话吗?”

那日云珟反应那么大,用行动告诉她,端亲王的话会造成什么严重的后果。

她自己也明白,她说出的一些这个时代的人都不了解的事情让很多人起疑。

如果一些人有心去查,肯定能查出她突然转变的时间点。

落入河中被捞出来之后便不一样了。

在村子里大家都会以为她是被欺负的急眼了,所以奋起反抗。

不过,若是回过头去看,她莫名其妙所会的东西,很难不让人往那些方面去想。

过往的很多事情都很好查探,现在是没有人去查。

而,一旦她做的事情越来越让人不解。那么......

“是。丫头应该知道本殿的担心。所以,答应我,可以吗?”

路恬垂着眸子,看着自己的手被云珟紧握着,微微抿唇。

“我考虑一下吧。主要是担心你,不想让你遇到危险。”

流言固然可怕,但如果用云珟的危险来换,她还是不愿意的。

云珟把路恬拉到自己怀里,有些无奈的摸了摸路恬的头发。

“丫头说话永远都给自己留一点余地,这个习惯对本殿来说并不是很好。”

“噗!我什么时候成了那么有心机的人?我只是单纯的不想和你分开。”

“哦?是吗?真的这么单纯?”

“真的!”

最新小说: 最强杀手偏爱种田 软软娇妻驭恶夫 年代文炮灰女配养崽崽 大姐进城:九零致富之路 农门弃女狠又彪 天符云仙 他以温柔越界 八零年代大玄医 黎少的软萌娇妻 侯爷家的当家俏主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