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书 > 都市言情 > 我在三界开酒馆 > 第九章 绝命笔记

第九章 绝命笔记(1 / 1)

钱来抽动着嘴角,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快步走出清吧。

“呵,想把清吧改成你的连锁酒吧?做白日梦吧!”

云霆嘀咕了一句,便开始收拾东西,打扫卫生。

星城四少,也不是天天有空闲时间来光顾自己生意的,所以,必须想出一个法子,把自酿酒推出去。

云霆收拾干净后,便锁门开着车回别墅了。

今晚还是那名安保值班,这个年轻人貌似对云霆很感兴趣。远远的看到云霆的越野车,就走过来敬礼打招呼了。

“今天还值夜班?”云霆降下玻璃窗,微笑着说道。

“明天转白班,今晚要上一个通宵,明天还要上一天白班。”

“辛苦了!”云霆笑了笑,准备把车开进去。

安保见他要走,马上说道:“那个…云老板,下个月有个酿酒大赛您参加不?”

云霆熄火,下车说道:“酿酒大赛?我到是没去关注这些新闻!最近都在研究新酒…”

安保把手机网页打开,指着一条醒目的新闻说道:“喏,就是这个,是我们市政府搞的,距离报名截止日期还有三天。”

云霆低头一看,轻声念道:“星城酿酒大赛…第一名奖金百万,还帮助推广自酿酒…”

这事在月初时,他就听蒋平安提起过,当时也没在意。现在想想,很有必要报名参加这个大赛,钱不钱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个曝光的好机会啊。

“谢谢啦,我会考虑的。有空来清吧坐坐,酒,管饱。”云霆笑道,开着车走了。

安保感激一笑,仿佛找到了原有的自尊。虽然来这里上班不久,但也感受到了来自富人区的人情冷漠。像云霆这种彬彬有礼对他的人,还是第一个!

云霆一进屋,就赶紧打开电脑找到参赛网页,然后认真填写资料。审核时间是24小时,假如一切顺利的话,月底那天刚刚好通过报名。

“嗷~呜”

醉醺醺的狗弹,卷缩在云霆的脚边,有气无力的嗷呜着。

“傻狗,让你偷酒喝!”云霆关了电脑,拍了拍它的脑袋,起身去厨房做吃的去了。

一人一犬吃饱喝足后,他便独自上了二楼,来到通道尽头,那间多年未曾踏入过的房门前——

九岁那年的夏天,他的父亲,云非凡,就是在这间书房里暴毙的。

当时他正放学回家,刚进门,就听见二楼书房传来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女高音。他扔了书包疯跑上楼,只见他那美丽的母亲,脸色苍白,双眼空洞,表情恐惧的倒在地板上,已然昏死过去。

而他那高大英俊,正值中青年的父亲,笔挺的坐在书桌前,右手握着一支钢笔,左手放在笔记本上,貌似在写着什么。

“爸…”云霆看着七窍流血,一动不动的父亲,鼓起勇气,战战兢兢的喊了一声。

话音刚落,云非凡“哐当”一声,倒在了地板上……

“啊!!”

云霆也当场吓晕死过去,等他醒来时,他父亲生前的老友都过来帮忙操办云非凡的后事了。

他那可怜的母亲,从此一蹶不振,终日以泪洗面,也不肯开口说话。三个月后,开始神志不清,甚至哭瞎了双眼。

半年后,卧病在床,无论吃什么药都不管用。就这样拖了好几年,把积蓄耗尽时,在某个夜晚终于解脱了,也将永远的离开了孤苦无依的云霆。

父亲去世后,再也没有人踏入这间书房,里面的东西也未曾动过。直到父亲生前的几个好友,一个个的相继离世,而且都是英年早逝,这才引起云霆的怀疑。

他依稀记起,他的母亲偶尔在清醒时,总是颤抖着病弱的身子,坐在轮椅上喃喃自语,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

但是有一句话,他记得非常清楚,“活不过30岁,世世代代都活不过30岁…老天啊,为什么会这样,我可怜的老公,可怜的儿子…”

这句话,就像一块石头,一直压在他的心房。

今天听蒋平安那么一说,他又回忆起这些,有种强烈的欲望,要进这间书房一探究竟。云霆站在门口,深呼吸一口气,开口道:“爸,妈,你们若在天有灵,就保佑儿子能平安度过余生吧!也保佑我能找到其中的秘密!”

“吱嘎”

近二十年未曾打开的门,被云霆轻轻推开。

一股呛鼻的霉味和令人窒息的味道扑鼻而来,墙壁,窗户,书桌等,布满了灰尘。

云霆屏住呼吸,缓缓走到那张令他几近崩溃的书桌前——黑色的钢笔,依旧躺在凳子下。打开的本子,上面的血迹成了暗红色,除了落满灰尘以外,没有发现任何一只有生命力的动物。

比如,苍蝇,蚊子,蜘蛛,壁虎等。

云霆心情沉重地拿起那本沾满鲜血的黑色笔记本,走到窗户前,一把将紧闭的窗户推开——清风佛面,皎洁的月光倒映着花园内波光粼粼的泳池,一家三口温馨如初的画面,仿佛就在昨日……

半晌,他回过神,吹走笔记本上厚厚的灰尘,打开第一页,“绝命”二字随即映入眼帘。

“老祖又托梦给我了,说我活不过30岁。30岁生日当天必死无疑。我的父亲,爷爷,爷爷的爷爷…都是30岁暴毙的。我们家族的人,貌似得到了一种诅咒,都活不过30岁,而且,亲近自己的外人,也会倒霉…”

“我在偶然的时机下,发现用自己的血,所酿出来的酒,口味清新独特,还有普通酒没有的功效。比如令人心旷神怡,也会让人醉生梦死。具体是什么原因,我还没弄明白…”

“昨晚又做噩梦了,梦见一个头上有角的怪物,拿着一把剑追杀我…最近越发觉得心里不安,频繁做着同一个梦。梦里有一道光影,反复念着“千年轮回,上天入地,云游三界,亭楼玉宇”…可我始终琢磨不透这句话…”

“云霆九岁了,我的大限也快到了。最近我发现了祖上的一些秘密,但是不能说,害怕连累我的妻儿…纵使我心有不甘,也不能与天地斗法。只是,留下他们孤儿寡母,该怎么办?”

“吾大限已到,霆儿,愿你们母子平安度过余生。若要化解命劫,可去……”

最新小说: 嫡女惊华 震惊!我老婆竟然是女帝 我给老婆花钱就十倍返利 1635汉风再起 妖孽仙医在都市 大唐小书生 短跑之王:从高中开始的奥运冠军 女帝的臣真的不好当 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 武大郎:我还是娶了潘金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