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火书 > 都市言情 > 我在三界开酒馆 > 第十章 瘆人的怪刀

第十章 瘆人的怪刀(1 / 1)

看到这里时,已经是最后一页,这句话是断句,显然是将要写下原因时,突然口吐鲜血,暴毙了。而且这行字迹很潦草,云非凡在写的时候应该是很焦急的。

云霆仔细的回忆着19年前,那个他一直不敢回忆的画面——当时是下午四点,距离他父亲的生辰还有好几天,为何会提前暴毙?难道他发现了什么?还是泄露了什么?

可是专业人士来勘察现场时,排除他杀,也否定了自杀,最后的结论就是:暴毙!尸体解剖都查不出所以然来!

在这期间云霆也花费巨资,请来不少顶尖法师前来问因果,但都表示无可奈何。

最后这栋别墅就成了众人口中的“凶宅”,小区内无人敢进,更无人敢靠近。就算不锁门,小偷都不敢冒冒失失地闯进来。

云霆合上带有浓浓的血腥味的笔记本,在书房里来回走动,想找出一点蛛丝马迹。

可他找了一个小时,连根毛都没找着,反而弄得灰头土脸的。只好闷闷不乐的去打水进来搞卫生了。

三个小时后,他终于把这间书房收拾干净了。然后他又绞尽脑汁,打开了放在书柜顶层暗格后的门——小时候在门外,无意间偷窥到这个暗格的——

其实就是一块瓷砖大小的暗门,里面放着一个精致小巧的红木盒子。

云霆小心翼翼地把木盒子打开后,只见里面装着一把稀奇古怪的短刀,刀身交叉贴着两张纸,纸是黄色的,是道家用的那种符纸。纸上写着稀奇古怪的金色字体,云霆全然看不懂。

他不敢贸然揭开这两道符纸,只是盯着符纸下的短刀仔细端详着。

此刀外表看来呈鱼刺状,外透明,刀长约五寸左右,刀柄处有颗红色宝石,暗淡无光。这刀柄处细细的,约小拇指粗,有点像什么节鞭。

“我的亲爹啊,这到底是啥啊?搞的神神秘秘的!难不成这是古董?听说古墓里挖出来的东西,都有灵性,需要灵符镇压!我去…这也太离谱了吧!”

云霆左看右看,也看不出这把刀是什么来头。只是盯久了,觉得此物阴冷,心中倍感压抑。

片刻,他冷不丁地打了一个激灵,赶紧把木盖合上,连同那本“绝命笔记”一起放回原处。

从书房出来时,他心里又多了好几个不解之谜。

父亲临终前,到底想写什么?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还有,为什么云家后人都活不过30岁?那把短刀,到底是啥玩意?

“要不把那把刀拿出去,找个识货的人卖了…唉,算了,怎么说也是我爹的遗物,搁那儿吧!起码有时候可以进来睹物思人!”

云霆叹了口气,迈着沉重的步伐下楼而去。

此时天已放亮,他却毫无睡意。现在云霆满脑子都是那些东西,恨不得挖坟掘墓把他老爹拽出来问个究竟。

“狗弹,你之前有没有发现我爸有什么诡异的行为?”云霆对躺在沙发上的狗弹说道。

狗弹一跃而起,歪着头看着他,像在看一个傻子。

“噢,我忘了,你今年才八岁,不可能见过我爸妈…”

云霆苦笑一下,躺在沙发上不吭声了。那双睿智,漆黑,略带忧郁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天花板。

狗弹挪到他身边躺下,发出“呜呜”的声音,似乎也在替主人难过。

云霆拍了拍狗弹的脑袋,沉沉睡去。他想去寻找他父亲的梦境,他甚至想在梦里和父母团聚,想得知一切前因后果……

“叮铃铃”

一阵清脆的门铃声,把一犬一人闹醒。

狗弹跟个炮弹似的冲到大门口,然后用前爪子按住门把,用力一摁,门开了,门外站着二个高大的男人,正探头探脑地往里看。

“狗弹,谁来了?”

云霆一边问,一边走了出来,这幢别墅,已经很多年不曾有人进来了。

“云老板,我是来收物业管理费的…”一个穿着黑色小西装的年轻女孩,对云霆柔声道。

云霆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质,总是让人不由自主的想靠近他,但是大多数时候,他那张英气逼人的冷脸,又让人不敢靠近。“云先生,我是来收电费,水费的…”一个穿着工作服的中年男人,微笑着对云霆说道。

水费,电费,原本是可以由银行卡自动续费的,可云霆没钱啊,只能拖欠了。再者,这水电也关不了,就算关了,他云霆也有办法打开,除非你把别墅区的水电总闸都给关了。

“了解,水电费多少?”云霆站在大门口,望着天边的红太阳,问道。

“三个多月…一共五千七百二十四块三毛六!”

别墅区的水电费,燃气费,都可以由专人来代收。至于燃气,云霆用的少,毕竟很少在家做饭。

云霆拿出手机,扫了扫对方提供的收款码,“5724.36元,转账给你了,注意查收。”

“收到了,谢谢啊!”中年男人把好几张催款单交给云霆,然后走了。

云霆不吭声,女孩也不敢说话,她只是眨着大眼睛盯着云霆看。

“小白,物业管理费多少?”云霆回过神,明知故问道。

女孩红着脸,看着云霆轻声说道:“云老板,您去年一年没交,今年已过去半年了,要不您一起交了?”

“只能交一万五,今年的,年底再来说吧。”云霆把一万五现金递给她说道。这钱昨天才去银行兑换的,袋子都没捂热。

“那,那好吧。打扰了。”女孩接了钱,把收据单递给他,微微一笑,转身离开。

这些乱七八糟的费用一交,口袋又空了。云霆墨眉微皱,低头看了看腕表,下午一点多了。

“狗弹,哥带你出去兜兜风,顺便吃个饭。”

“嗷呜~嗷呜”

狗弹欢快地一蹦三尺高,它已有大半个月没出门了。

云霆回屋,换了一套特别帅气的黑色休闲服,然后开车带着狗弹出去吃饭了。

刚准备吃饭,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电话。

云霆按了免提,“喂…”

一个甜美的声音响起:“您好,我是星城酿酒大赛的客服。请问您是报名参加星城酿酒大赛的云霆,云先生吗?”

最新小说: 妖孽仙医在都市 短跑之王:从高中开始的奥运冠军 1635汉风再起 武大郎:我还是娶了潘金莲 震惊!我老婆竟然是女帝 我给老婆花钱就十倍返利 女帝的臣真的不好当 闯关东,我成了朱传文 大唐小书生 嫡女惊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