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高僧(1 / 1)

第二天起床,许枫精神状态不是很好,但是相比较于昨天气色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不知为何,自从他对《原始真解》的理解愈加深刻后,那种儿女情长类的情感在他心里便开始慢慢的淡化。

我算是开始修行了吗?许枫扪心自问。

随即他摇了摇头,他身体并未有任何变化的感觉,要说唯一的变化,就是整个人心灵更加空灵了,不再那么容易被外界所干扰,自己可以很快便进入一种玄妙的状态中。

就像是古人常说的坐禅,快速入定。

许枫心里明白,这必然是《原始真解》带给他的益处。

他打开了手机,果然一如既往没有任何人的消息。他摇了摇头,开始查阅关于转世的信息,也许他能从网上找寻一些线索。

他的前世究竟是什么来历?一想到这些他便有些激动,浑身都充满了干劲。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慢慢的回过神来,脑海中开始整理疏导这些信息。

“网上的说法太多了,人云亦云,但大致方向都是与佛教有关。”许枫喃喃自语,仿佛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做了。

…………

西藏的铁路路途遥远且路程十分枯燥。许枫在前往西藏的列车上,望着窗外一望无际的蔚蓝天空和广阔的云海,思绪不由大好。

几天前,他最终还是决定拿出大学时积攒的积蓄只身前往西藏,想要寻求得道高僧为自己解答心中关于转世的疑惑。

这几日虽然路途枯燥,但是他却干劲十足,因为他对《原始真解》感悟更加深刻了,他觉得自己仿佛摸到了修行的门槛的,每天都能感觉到自身的体质有所改善,实力在不知不觉的强大起来。

他心里清楚,这是因为自身沟通了冥冥之中的神秘物质,体质在不知不觉中得到进化。

这一切都源于《原始真解》。

前方,海拔越来越高,天穹像是被水冲刷过一样,无比的湛蓝,如蓝宝石一样晶莹。偶有白云飘过,洁净无瑕,就在车厢上方,像是伸手就可触摸到。

“终于到了!”

在车站上许枫都能看到远方那一座座有着无尽传说的昆仑圣山。

相传,昆仑圣山在中国古代最为神秘,佛教都曾在此扎根。

他一路前行,路过很多地方,他也曾有过前往昆仑圣山朝拜的冲动,但是最终都止步了。因为他此行不是为了昆仑的秘密而来,他只是想到寻到佛教高僧从而为自己解答自身转世之奥妙。

终于,他来到了布达拉宫,它依山而建,气势雄伟,自古而今都是西藏佛教圣地,有着非同一般的地位。

他出入很多殿宇,看到了很多所谓的“得道高僧”可惜都带有浓厚的商业化气息,一看就不是他所要找之人。

而后,他又先后进入大昭寺与小昭寺,依旧是商业化气息严重,没有遇到真正的得到高僧。

不久后,他先后进入巴结寺、耶巴寺、扎桑寺、桑耶寺等,全都是最为出名的古寺与圣庙,可是依然没有收获。

在这个过程中他曾与看上去十分有“道行”的高僧交流,提出心中关于转世的一些疑惑问题,可是对方都曾暗示管他要好处费,明显不是真正的“得道高僧”。

他摇了摇头,不禁有些气馁,这些天来他每日都徒走行走很多里地,可是依然没有收获。

他漫无目的行走,即将走出雪区,在路过一座石山时,他见到了一座破败的古庙,他心有所感,向里走去。

庙里,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跪在蒲团下,双手合十,神态虔诚。

许枫并未第一时间开口,而是寻到了一处坐下,在静静等待那位老者回过神。

“施主可有疑惑?”不多时,老者转过身后,笑问道。

这位老者虽然面容苍白,但是却精神矍铄。许枫下意识问道:“老爷爷您过百岁了吗?”

“老朽如今已有一百九十三岁了。”老僧双手合十,对许枫施礼,并且如实相告,自己佛号金蝉。

一百九十三岁!许枫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而后眼中充满了激动,这一路来自己跋山涉水,终于是寻到了真正的得道高僧。

“施主可是来寻求转世之疑惑?”老僧开口。

“正是。”许枫心里有些震惊,心想不愧是得到高僧,居然有着未卜先知的本事。

“其实在老僧看来这都是前世的念想,无非就是执念深浅罢了。”老僧修为十分强大,尤其是在这种贫瘠的年代能有不俗的修为已经是相当不凡,多年积累的思想与感悟自然也十分有心得。

“可是我好像是记得一些前世以前的东西。”许枫想了想,还是开口透露了一些自身的秘密。

“我想施主前世必然也是有修为之人,而如今施主脑海中记得的东西我猜必然也是与修为有关。”老僧笑了笑,他早已经感受到了面前的这位俊朗少年身上带着不凡的气息,与自身相似,应该是一只脚已经跨入到了修行的门槛。

许枫了然,听得到高僧如今一说,便觉得自己的这身行为便解释的通了。

心中的疑惑解开了,许枫心情十分畅快,不禁询问起了修行的事情。

哪知关于修行,老僧却闭口不谈,说这是每个人自身的机遇,时机到了自然会柳暗花明。

面对老僧的高深解释,许枫心里十分无奈,但是想到对方为自己解惑,却也很满足。道了声谢后,便离开了此地。

在归途的火车之上,许枫望向车窗外飞驰的风景,心中思绪万千。

这一路来,他终于如愿以偿的见到了得道高僧,并且已经确认了修行的存在,这说明他之前的猜测并不是在胡思乱想。

“以后我要开始修行,远离喧闹的市区了。”许枫轻轻自语,脑海中不禁又浮现了那道靓丽的身影。

他回过神,既然已经和对方分开,那么在想这些就毫无意义。眼下最重要的是便是他该如何开始修行。

这些天来,他每天对《原始真解》参悟理解,心中已经大概了解清楚,《原始真解》虽然对修行的本质解释的十分通透,但毕竟不是真正的修行的法门。而他若想真正的跨入修行,还需要寻到真正的法门,找到真正修行之人!

他翻起了手机,下意识的便看到了新闻封面,神农架野人出没!

配图是一个有些模糊的身影,不像是人类,看上去速度极快。

他当下做了决定,前往神农架!

最新小说: 我在东京拯救美少女 我在一拳下副本 我装载了神明模块 海贼之书书果实 超神:开局捡了只鹤熙 在下小智,有何贵干 让法兰西再次伟大 随身空间从遮天开始 我成了初代五番队队长 人在忍界,开局八奇技扬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