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看火书 > 游戏 > 你有种就杀了我 > 第497章 尾巴

你有种就杀了我 第497章 尾巴

作者:听日 分类:游戏 更新时间:2020-12-18 08:43:55 来源:飘天文学

“喂,喂,听到吗?”

“听到了,很清楚!”

白金塔六层,只见黎莹和林雪分站在房间两端最远处,捂着嘴巴低声说话。旁边奎念弱一副小猫瘙痒兴致勃勃的模样,围着黎莹打转:“说完没?该我了该我了!”

琴悦诗、明水云也是一脸好奇,就连平日看见有人裸奔都丝毫不关注的千雨雅也忍不住将视线从书本上移开。

乐语见状也没有取笑她们,很难责怪她们露出这副没有见过世面的模样,毕竟他当年刚摸到手机的时候也是这样大惊小怪。

“我在‘心相印’增加了对震动极其敏感的鼓膜,总算是能模拟出具体的声色,而不是千变一律的机械音。”看着学生们为自己的作品兴奋不已,颜伊也忍不住露出自豪的笑容:“如果心相印可以量产,所造成的影响绝不低于电报的扩散。”

乐语好奇问道:“以前没有鼓膜,那心相印是怎么收集声音的?”

“陨星辉屑矿的效果啊。”颜伊说道。

“矿石怎么能收集声音?”

“为什么不能?那可是陨星辉屑矿啊。”

乐语跟颜伊大眼瞪小眼,两人都是一副‘你在说什么鬼’的表情,旁边的宁心媛忽然说道:“琴老师你没在皇院就读过吧?”

“没有。”乐语说道:“另外在这里的时候,我希望你们可以喊我‘琴校长’,最好大声点,让楼上听到。”

“嗯,琴副校长……”

“哎,你这就没意思了。”

“琴校长。”宁心媛说出这个称呼的时候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天花板,有些忍俊不禁:“虽然外面也不是没有耀石炼金学流传,但基本都只会传授具体的工艺流程,只有皇院这里还会坚持传授耀石炼金的核心原理,所以你可能不知道,陨星辉屑矿是炼金学里的愿望素材,利用它是可以延伸出无数效果。”

“这个我知道啊。”乐语当然知道陨星辉屑矿的‘俺寻思’属性:“但就算它可以延伸出无数效果,但它本体不用改变吗?比如要收集声音,难道它不会变幻成鼓膜结构来收集声音震动吗?”

颜伊:“一想到你这种文盲居然也能当副校长,我就感觉皇院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

乐语:“上梁不正下梁歪嘛,是这样的。”

“没学过耀石炼金学的人,是会有这种疑惑。”宁心媛说道:“一般而言,我们解决问题的步骤是,发现问题,寻找解决问题的方法,然后解决问题。而中间‘寻找方法’的那一步,往往都需要我们与现实世界进行互动。”

“譬如,口渴,就要找河流喝水;饿了,就要找果子填肚……”

“嘴边流水了,就要用舌头舔干净。”颜伊忽然插了一句。

宁心媛顿了顿,白玉般的脸庞不知为何染上了一丝绯红,但依然像授课般端庄得体地说道:“简而言之,‘寻找方法’就是利用我们身边的资源。方法好坏的区别,也只是利用资源的效率高低。”

“而耀石炼金学的最终目标,是删除‘寻找方法’这一步。”

乐语:“删除?”

“是的,删除。”宁心媛点点头:“发现问题,然后解决问题。不需要知道解决方法,也不需要去搜索其他资源,口渴了,然后不渴,肚子饿了,然后不饿。”

“只要你拥有耀石,就能用耀石满足自己的任何需要。”

乐语:“心想事成?你的意思是,渴了就将耀石变成冰镇蜜糖五花茶,饿了就将耀石变成牛腩炸酱捞伊面?”

“你说对了,但理解错了。”宁心媛笑道:“既然都能心想事成了,为什么你还要增加‘喝水’、‘进食’这些多余的步骤?而且你只是知道解渴得喝水,但如果你想实现一个你不知道具体原理的功能呢?”

乐语一怔,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这真的能做到吗?”

“你怎么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模样。”颜伊嗤笑道:“心相印、神下武装、神兵……这些全都是耀石炼金学的成果啊!”

毕竟前面二十几年都是待在科学世界观下,又受过义务教育的毒打,因此乐语都形成思维定式了:发现规律、利用规律对他而言几乎是天经地义的本能,他从未想过有一项技术会想跳过这些步骤。

并不是单纯的‘俺寻思’之力,就算是‘俺寻思’,也会有一个牵强的论证过程,好歹给物理法则一个面子,而辉耀的耀石炼金却是连装都不想装,直接就指着物理法则说‘你给我看着办’。

不需要原理,不需要过程,开头一个想法,直接就要结果。相当于你在地铁里碰到一位小姐姐的手,下一秒就快进到跟她一起去买学区房。

就算乐语想反驳,但他手腕上就戴着一份耀石炼金学的至高杰作。仔细想想,圣者遗物其实特别符合宁心媛说的特征,只要乐语敢想,它就敢变。

“当然,这是耀石炼金学的最终目标,实际上还是有很多无法跨越的难关。”宁心媛笑道:“目前耀石基本只能作为‘万能材料’,在工匠手里产生各种物理特性以适应制作要求。譬如外面的路灯柱,就是令耀石产生‘聚光储能’特性而制成,但工匠必须得了解‘聚光储能’的原理才能制作出来,所以距离心想事成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这已经很厉害了,乐语以前只觉得这个世界的医学科技树很歪,没想到工艺一样歪出天际。

“但愿望素材陨星辉屑矿是不一样的。”宁心媛说道:“它能‘聆听’我们的想法。”

“聆听?”

“没错,聆听。”颜伊用力地点点头:“它能理解我们想要什么效果,然后它会衍生出我们所需要的效果。如果你深入熔炼过一粒陨星辉屑矿,你就会感觉到这种矿石是活的,它跟我们一样拥有意识,它能理解我们,引导我们,满足我们,它跟我们唯一的区别只是它没有血肉……”

不知为何,乐语感觉颜伊这番话听起来让他有种奇妙的既视感。

“但跟你这个文盲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颜伊摊摊手:“你只需要知道陨星辉屑矿是耀石炼金学的起点和终点就够了——既然陨星辉屑矿能聆听我们的想法,那我们迟早肯定能让其他耀石也聆听到我们的想法!”

“琴老师!”

另外一边,几个女孩子爽了一遍远距离即时通讯的快乐,终于心满意足地回来。明水云将一枚心相印徽章塞到乐语手里,说道:“老师你拿着,白天空闲的时候记得要将它放在太阳底下充能,睡觉出门洗澡都得带在身边……”

“你要是上课时候找我闲聊,我就将心相印分配给琴悦诗。”乐语收下这个‘充电四小时通话十分钟’的移动电话,慢悠悠说道:“没事找我闲聊也不行,约我出来不行,问我在哪更不行。”

明水云不满地抬起头:“为什么!?”

“因为我有可能要作为秘密搜查官调查一些情报,万一你出声,就可能害我被敌人抓到。”乐语十分严肃地说道:“我亲眼见过很多秘密搜查官暴露后的下场,你要是不能保证不打扰我,就别拿着心相印。”

乐语说的有板有眼,明水云没有尽信,而是看向跟兄长不对付的琴悦诗。琴悦诗想了想,点头:“以前大哥的确抓到不少潜入我们商会的奸细。”

明水云也只好忍辱屈服,闷闷不乐地哦了一声,看得乐语暗呼好险——要是天天被这丫头舔来舔去,先不提乐语会不会动心,但明水云肯定越陷越深。

用经济学说,她是在增加自己的沉没成本;用人性来说,她很容易就感动自己。

为了不让明水云成为舔狗,乐语也真是绞尽脑汁了。

明水云十分不爽地坐在宁心媛身边,抱着宁心媛的手臂蹭来蹭去。宁心媛好笑地理顺她的发丝,看得颜伊哼了一声。

这几天,颜伊都戴着宁心媛来找乐语,理由也很正当——宁心媛被她拉进仙宫计划,所以也算是知情人了。

至于真正的原因,那自然是想黑吃黑,做二五仔了。

本来明水云对宁心媛的到来十分抗拒,或者说她对出现在琴乐阴身边的雌性动物都抱有一定警惕性。颜伊经常来找琴乐阴已经令她很不满了,而且她还没法说什么——颜伊在袭击之夜为了帮琴乐阴几乎送命,于公于私她都没法驱逐颜伊,更别提颜伊还送了心相印给他们。

虽然琴乐阴提前识破了她的小心思,但总归是有了能随时联络琴乐阴的能力,更重要是颜伊跟琴乐阴互相鄙视老是吵架,顿时让明水云放下心来。

宁心媛一开始也让明水云相当忧虑,毕竟跟宁心媛相比,她觉得自己就是没长开的小姑娘,但很快她就沦陷了——或者说所有女学生都沦陷了。

温柔、可靠、成熟的大姐姐,谁挡得住?更别提她们平时认识的成年人都是些什么妖魔鬼怪:琴乐阴,阴阳人;茶欢,老顽童;颜伊,小仙女;琴月阳,打工人……

主要是她们都是一群没爹没妈,对母性光辉近乎负免疫,宁心媛轻而易举就跟她们混熟了。

“今天下午谁有空留在这里?”

颜伊惊讶问道:“你这个闲散人员没空吗?”

“你别忘了我每天下午都得去家教。”乐语敲了一下桌子:“而且我打算去将血精石的事告诉铸颜,他肯定愿意帮校长。”

“你要是将铸颜扯进来,我觉得校长以后肯定会找机会打你一顿出一口恶气。”颜伊道:“但你的确是找对人了。铸颜是唯一一个校长不敢打的人,也是唯一一个能让校长乖乖低头认错的人。”

“这场游戏结束,说不定我都能离开皇院。到了皇院外面,谁打谁还不一定呢。”乐语冷哼一声:“所以下午谁留下来?”

“我和黎莹。”奎念弱举起手:“我们下午都没课。”

虽然茶欢说的信誓旦旦,但乐语她们讨论过后都觉得风险太大,决定白天黑夜都派人留守白金塔。当然不是为了救茶欢,诚如茶欢所说,连他都顶不住,其他人赶着逃命还差不多。

但如果茶欢出了事,留在白金塔的人就可以发信号通知大家,其他人就能想办法找人去救茶欢,譬如首席医官司马火、统计司谢尘缘、皇太后这些人物。就算这些人可能跟茶欢立场对立,但如果茶欢真的被幕后黑手搞死,他们肯定也不会坐视不管。

哪怕是出于最坏的考量,茶欢出事了大家也能立刻逃跑,不会出现茶欢尸体都发臭好几天,大家却还不知道这个孤寡老人因为扑街而死在白金塔。

等大家离开后,黎莹马上占了整张长软椅,躺在上面翘着小腿,奎念弱则是坐在乐语的位置上做作业。

不过奎念弱今天似乎并不想内卷,写了几行字就心不在焉地看着黎莹,黎莹敏锐地转过头看她:“你瞅啥?”

奎念弱放下笔坐到她身边,问道:“黎莹,仙血……有用吗?”

“我告诉你,除非是血精石在我们手里,不然你别想着兑换仙血。“黎莹连忙说道:“琴老师说过很多遍了。”

“我知道,我知道。”奎念弱:“我只是想知道好不好用,能不能……让人马上变得很强?”

黎莹也知道自己这位闺蜜充满变强的渴望,她舔了一下手背,想了想说道:“昨天琴老师约我出来,跟我对打了一场。”

“结果呢?”

“我当然是打不过。”黎莹说道:“虽然我的仙法攻击无形无痕,但琴老师似乎能预判到‘看不见的攻击’,直接就将我制服了。不过琴老师也说了,等闲登堂入室武者,就算我赢不了也不会输。假如我能熟练掌握仙法,以后说不定连融会贯通武者都能抗衡。”

“居然能达到融会贯通的程度……”奎念弱有些向往,她记得她父亲也只是融会贯通境啊。

“我再说一遍,别私自去兑换仙血。”黎莹叮嘱道:“琴老师可是将我骂了一顿呢。”

“嗯嗯,对了黎莹,”奎念弱说道:“你这几天怎么经常舔手背?”

“啊?”刚伸舌头舔了一下手背的黎莹愣住了,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哎?对哎……但我不舔手背的话,总不能舔你的脸吧?”

“你以前没这个习惯的。”

“人会变的嘛,你不说我都没发现自己多了一个这样的习惯。这就跟抖腿一样,莫名其妙就出现了。”黎莹满不在乎地说道:“好啦好啦,我以后不舔就是了。”

奎念弱点点头,坐回去继续做作业。做完一科作业后,她抬起头,又看见黎莹一边舔自己的手背一边,而且黎莹的视线一直盯着书页,似乎真的没留意到自己的小动作。

不知为何,奎念弱总感觉黎莹屁股上有一条看不见的晃来晃去的尾巴……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